• 品牌车型
  • 兴趣爱好
  • 地方
  • 站务
共评
发帖 返回列表 1 /  1页
到第

汽车与武器装备 > 乌珠穆沁烙印---王振:梦回草原--阿爸额吉

13/点1647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10:31 只看该用户

三.阿爸额吉(上)

       天灰蒙蒙的,阳光无力穿透云层。天地交融成一团,都是灰白色一片,好在今天的风小了很多,当些许小风刮起白雪漫过草地时,还能看见草梢的摆动。连续刮了五天的“白毛风”,总算是有停下的意思了,我是眼巴巴的等着过的这五天。一同来的伙伴,王谦去了乌优吐分场的白乙拉家,小韩去了西山,温都湖分场。这一点从盟,旗,到公社牧场是出奇的一致,越是一个地方来的越要分散的安置下去,防止知青抱团结伙惹是生非。

       我每天去牧场革命委员会生产组的办公室,一来是等着分配下蒙古包,二来是办公室里的取暖炉子火旺,能暖和一点。据生产组的赵海说,我分配到良种分场,会有人来接我,可等了这么久了也没个动静。赵海和每天一样盘腿坐在办公桌上,瞪着那双迎风流泪的大眼正神吹大侃,只见他说的唾沫星子乱飞:“咱老赵,不是吹的,出身贫农,种地,当兵,放羊,赶大车干啥都得让人挑大拇哥。不是咱官瘾大要当官,实在是老婆子太能生,九个小不点,满炕满屋子乱爬乱跑,家里没个人手,三顿饭都糊弄不过来,更甭说洗洗缝缝了。赶大车一出门十天半个月的,家里实在混不下去。在生产组办事,日子总算安稳一点。咱主要是促生产没啥派性。”后来我在达青时间久了,想想他说的倒也还实在,不算太离谱。

       正听着他神哨,“砰”的一声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。一股冷风灌满了整个房间,冷风中站着一个矮小的身影,被肥大的皮得勒包裹的像个圆桶。帽子下面,围巾包脸,都看不出是个大人还是孩子,更分不出是男是女,可赵海却一下来了精神,他拉着我走到那人面前,说了一阵蒙语。转脸对我说:“你分到良种分场,拉目家。这是拉目的老伴,来接你了。”

       来人摘了帽子和围巾,朝我笑了。那是一副饱经风霜的面孔,晒得黑黑的,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肉,颧骨突出,脸上布满皱纹。但是她笑的时候露出了白白的牙齿,眼神里充满了欢乐,她抖了抖帽子和围巾上的雪,对我说:“米尼乎,格了亚温那(孩子,回家吧)!”就又从新包裹起来,领着我踏上了去蒙古包的路。

       出了门我才知道,这次是真的上路了。因为门外的空场上,是空荡荡的,没有马匹,没有大车,没有轻便马车,没有牛车,连一辆“羊车”都没有。这种天气一般是不会有人出门的。这位身高才到我肩膀的额吉,莫不是专为接我步行来总场的?这个疑问没走多远就得到了明确的答案。在经过总场供销社大门时,额吉目不斜视,径直走了过去,仿佛没有供销社的存在。大老远从牧业点来一趟总场,无论是来干什么的人,都会在供销社停留。在这里买些火柴,煤油,盐等……从五金杂货到针头线脑,尤其是牧民喜欢的酒,无一例外都在这里出售,所以这是牧民来总场必到的场所。按牧区的习惯人们总会把要办的事和要买的东西拼凑在一块来一趟。别说这连天的风雪,就是好天也没人会为一件事专门跑一趟。更何况,更何况不是骑马,不是赶车,而是用脚走几十里路,专程来接我?

       看着矮小的额吉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中行走,还不时拉我一把,帮我整一下帽子和手套,这兔皮帽子和脚上穿的毡疙瘩,是牧场倾其所有能发给知青御寒的全部装备。毡疙瘩虽然笨重,穿戴起来不太方便,但很暖和。额吉脚上穿着一双蒙古靴,这是双单靴,可以看见靴子的上口沿露出一双破旧的毡袜,估计也暖和不了,因为额吉不时跺跺脚,大概是怕脚被冻木了。

       抬眼环顾四周,不见一丝一毫的人迹,雪遮盖了一切。房子,蒙古包,炊烟,车辆,马匹……什么都看不见。在灰白色浑然一体的苍穹之下,只有一老一小两个孤单的身影在缓慢地移动。

       俗话说:“望滩跑死马”,连绵的草滩没有个尽头。雪抹平了高低起伏,掩盖了沟沟坎坎,无论朝那里看去,都是一片平展,让人无从分辨方向。

       我在地图上反复看过牧场的位置,它位于西乌旗的最南端,与昭乌达盟的林西县和克什克腾旗相邻,交界处有此地的最高峰——北大山。方圆几百里内的最重要的火情观察点,也叫望火楼就在此山顶上。北大山脚下草原公路纵贯南北,在咽喉要塞的地方有一个小镇——大水簸箩,这里是上坝进入草原的唯一要道。

这条省级公路从南向北穿过达青牧场的属地,农场,良种分场,乌优吐分场,温都尔湖分场。再向北是白音宝力格,直至西乌旗。

       从脚底下几乎没有草的情况看,我和额吉正在向东横过公路,再向东,地势便有了起伏,这就是良种分场的西头儿——乌兰沟的沟口。

       矮小的额吉吃力地向前挪动,仅走了一半路的我都累得直喘,可额吉已经是在走返程的路了!我的心里又生出了疑问,这可一点也不像人们口中说的:“牧民有极大的派性,牧民反对知青来牧场落户……”有这么反对的吗?!大风雪的天气一个人步行几十里来接我,不要命啦?!我真的是一点也想不通。心里瞎琢磨着脚下还是跌跌撞撞的紧跟着额吉赶路。

       “汪!汪!汪汪汪……”远处传来狗的叫声,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,额吉连忙停下来,挡在我身前。两只精瘦但是灵活,凶猛的大狗连窜带蹦地围了上来。它们在对额吉摇头摆尾地表示亲热的同时,并没有忘记对我这个生人呲着牙狂吠。

       额吉不停地左挡右遮,大声呵斥着狗儿。护着我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远远地才看见一处棚圈,和孤零零的一顶蒙古包。终于见到了炊烟,我到家了。

       寒风中那顶破旧的蒙古包大敞着门,一位长着长胡子的矮小老汉抢过我的书包,将我连拉带拽的带进了包内。额吉随后关好门,手脚不停地捅旺铁皮炉子,随着干牛粪填进灶膛,包内暖和了起来,也少了些昏暗,我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我的家,我的新家。

       这是个小号的蒙古包,只有四块哈那(蒙古包的活动墙),直径还不到三米。我在直立时只能在炉子周围一米方圆内活动,再向四边就都得哈腰低头了,否则肯定撞到包顶上了。包里铺的地毡,用的围毡都是很旧的,略泛黄色;顶毡就更不用说了,烟熏的痕迹十分明显。进门右侧,是个长木架子,上面的木箱里放着全部炊具:锅,碗,盆,勺,菜刀,擀面棍……铁的,瓷的,铜的,铅的,木制的一应俱全。大小不等的几只口袋里装着粮食,面粉,小米,炒米。包的中央部分摆着一张炕桌,再后面仅一只木箱。其他的皮被,皮褥子沿包的周围摆放,虽简陋,但是整整齐齐一点也不凌乱。除了这些别无一物。粗看东西是太少了,但细想一下,凡人类生存所必需的元素:衣,食,住却无一遗漏。这就是蒙古族人民赖以生存了千百年来的基本形态,游牧民族的原生形态。

       长胡子老人和额吉一样身材削瘦矮小,但却精神矍铄,一部雪白的山羊胡子神气地垂落至胸前,双目炯炯有神地打量着我。旁边还站着一个身材略高些的男人,但由于草原上生活的人面相都差不多,我也估计不出他的年龄。只知道他看东西费力,凑近了还看不清楚。

       老人不慌不忙的拉我坐在他身边,指着自己对我说:“拉目,阿爸!”又指着额吉对我说:“额吉(妈妈)。再指指那个男人说:“阿和(哥哥)。”这是向我介绍全家,我恭敬的说了一句,也是我仅会的一句蒙语:“阿爸,额吉,阿和,赛音白诺(您们好)!”就只这一句,说的全家眉开眼笑,引来了一连串的蒙语。我听得一头雾水,茫然不知所以,使用汉语说了许多问候的话。听得阿爸,额吉,哥哥三人也是面面相觑,停了一会,我们都明白了我只会一句蒙语,他们三人一句汉语也不会!于是四个人八只眼相互看了一阵,都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。直笑到阿爸,额吉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       我的游牧生活,我心中梦想的,先祖女真族的原始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。

       在一阵忙碌之后,额吉招呼全家人坐下喝茶,红红的炉火暖暖的烤着我的脸,热气腾腾的奶茶飘逸着诱人的香味。炕桌上放着用盘子盛着的炸果子和小块奶豆腐。我学着阿爸的样子,将奶豆腐泡在奶茶里,小口的啜饮。

       牧区的生活就是这样,每天只有晚上一顿称作吃饭。会用面条,面饼,小米粥等作为主食。其他从早到晚不论几次都是喝奶茶。奶茶用砖茶熬煮而成,加入少量小米,加牛奶,加食盐。喝茶时佐以炒米,炸果子,奶食品,手把肉之类的。当然不同的家庭情况也决定了餐桌上的食物是否丰富。这种饮食习惯恰恰是由按季节逐水草而居的生产生活方式决定的,既简便实用又节省时间。是蒙古族牧民千百年沿袭的固定方式。

现在的牧民

 
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18:14 只看该用户 1楼

好,我当成报告文学看看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19:45 只看该用户 2楼

赵海神哨基本-偷笑接他回家一段,感觉草原上的人心真好。大笑彼此语言不能,生活中怎么办呢,是都要学对方语言吧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30:28 只看该用户 3楼

王振在“引子”里提到的明强,前福建乒乓球队教练,安哥拉乒乓球队教练。刚退休,上月来北京在老铁家聚会。左一刘屹岭---王谦的同学,朋友。中王明强,右老铁

   
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32:29 只看该用户 4楼

看着明强就象个运动健将基本-偷笑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35:15 只看该用户 5楼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2:29

看着明强就象个运动健将


还是个活宝

 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36:29 只看该用户 6楼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2:29

看着明强就象个运动健将

xth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5:15


还是个活宝

 

我觉得王大群是活宝大笑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40:58 只看该用户 7楼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2:29

看着明强就象个运动健将

xth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5:15


还是个活宝

 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6:29

我觉得王大群是活宝


王大群是一般不露,偶尔一句笑死人。明强是话痨一样,像单口相声。那天敬红的博文标题就是“达青知青聚会,笑死人了”。敬红笑的直不起腰了。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41:52 只看该用户 8楼
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36:29

我觉得王大群是活宝

xth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40:58


王大群是一般不露,偶尔一句笑死人。明强是话痨一样,像单口相声。那天敬红的博文标题就是“达青知青聚会,笑死人了”。敬红笑的直不起腰了。

那我又记住一个达青的开心果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2:43:26 只看该用户 9楼

 

王大群这时候很规矩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3:03:31 只看该用户 10楼

xth 发表于 2017-04-12 12:43:26

 

王大群这时候很规矩

大笑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2 19:06:53 只看该用户 11楼

远望北大山

 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3 08:54:10 只看该用户 12楼

请解释北大山和大青山的关系基本-偷笑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5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4-13 09:16:08 只看该用户 13楼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4-13 08:54:10

请解释北大山和大青山的关系


我一般说的大青山,是指呼和浩特北边的那座。东西走向。赤峰人说的大青山,在赤峰境内,也是个旅游区。这两处相距几百公里。

北大山算是大兴安岭的余脉。它附近的黄岗梁和阿斯哈图,大概是旅游者更熟悉的地名。站在北大山上可以向西看见阿斯哈图。这两处位于赤峰的克什克腾旗境内,和达青牧场算近邻。

发帖 返回列表 1 /  1页
到第
  默认经典版
0/1000

汽车与武器装备 > 乌珠穆沁烙印---王振:梦回草原--阿爸额吉

13/点16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