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品牌车型
  • 兴趣爱好
  • 地方
  • 站务
共评
到第

汽车与武器装备 > 乌珠穆沁烙印之二---夏勒哈达演义

26/点8915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2:10:48 只看该用户

夏勒哈达,蒙古语黄石头。71年中秋,一伙看不到未来的知青,聚到夏勒哈达下乃东和雁仁的蒙古包,一起过了节。这事我在十几个人嘴里能听十几个版本,大致相同的叙述,细节却差别挺大。这是张榕写的。

张榕:夏勒哈达演义



        那年秋天,我们几个良种分场的,记得有大地、其林和小真,从草山下来,一时无活,也无处可住,就一起住进了温都尔湖分场乃东和雁仁的蒙古包。包扎良种分场边上的夏勒哈达,演义了许多后来传笑几十年的故事。


.
一、打针
        那时是人人身上长満了虱子,白天倒是不觉得虱子咬,晚上睡觉可真是不太好受。所以我们都是脱光了钻被窝。记得一次大地生病,早上我们都起了他一人仍躺在被窝里(自然是光着身子的)。本来这是极平常的事,他睡他的,我们几个也是该干吗干吗,有扫羊粪的,饮马的,放羊的,做饭的,一副牧区的标准生活景象。突然远处来一骑马的,待走近了一看原来是赤脚医生韩铁兰。我们很自然地请她进包给大地看看病,大地赶紧穿上件衬衣,来不及套上裤子,只好依旧躺在被窝里让韩铁兰给看病。事情到这一切正常,往下就来事了,韩铁兰提出要给大地打针,说着说着就从药箱里拿针,立马就要打。问题来了,这被窝里的大地裤子还没穿呢,虽然打针是要脱裤子的,但没穿裤子和脱裤子可是大不一样。大地自然是死活不让打,我们就在一旁起哄,一本正经地劝大地让韩铁兰给他打针。大地是有苦说不出,而韩铁兰则是完全不知其中之奥妙,热情的非给大地打针不可。哥几个是忍不住,包里是不敢笑,就轮番到包外笑的趴在地上起不来,还不敢大声,弄的是险些背过气去,怕是不比大地好受多少,真应了害人必害己的说法。


        事情的解决出乎意料的简单了和自然。大地的智慧被逼出来,他对韩铁兰说:行,我打针,你先出去一下。韩铁兰疑惑地出包待了一会,大地穿好裤子待韩铁兰进来再脱下。针打了,我们也无戏可唱了。韩铁兰若看了此文定可解当年之疑惑。
.


二、赛马


        那时我与别人换了一马,养的屁股拉沟,为过冬做的准备。哥几个都想骑骑,一日傍晚我们到河边饮马。标准程序,先松了马肚带,让马喝完水再勒紧肚带,正想蹁腿上马,雁仁对我说咱们换马赛赛。没得说,赛就赛,让你看看什么是好马。换过马,我上马就和他赛开了。还没跑上一里地,就觉不好,鞍子跑前面去了。赶紧勒马,更糟,反作用力使鞍子更向前移了,紧接着就转鞍了。我是背朝下重重地砸在地上。摔的头昏眼花,也顾不上查看是否摔伤了,赶紧起来想抓住马,就怕马踢碎了鞍子。起来一看那马就在跟前,地上似有条绳,赶忙一把抓住。摸到手里才知是一草棍,不是马缰绳。摔晕了!定了定神,再看,那雁仁的马就站在那,老老实实地一动也不动,他老兄骑着我的马,在一旁不但不急反而是哈哈大笑,给我气的是差点吐血。他说,急什么,我的马老实,转鞍都不跑的。这下算我开眼了,我到草原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转了鞍子都不惊的马呢......


        回包的路上我不解地对雁仁说这鞍子怎么没跑两步就转了呢?我不是把马肚带係的紧紧了的吗?雁仁答曰:我饮好马就没紧过马肚带。我这下才突然醒过来:我的天,我紧的是我的马的肚带,骑的可是雁仁的马。无话可说,唯有吐血了。


.
三、忏悔


        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事是怎么起的头,反正是半夜了突然决定去弄几只鸡,换换胃口。说走就走,众人出包上路。我敢杀羊,杀牛,可就是怕碰鸡,手还没碰到鸡毛,浑身都起鸡皮疙瘩。于是便自告奋勇赶车,车上都有谁,记不得了,仅记得有小真。赶的是牛车还是小马车也记不得了。十之八九是小马车,干那事坐牛车怎么行!可我们怎么会老有一辆小马车?也记不得了。车到离总场外围还有一里多地,众人下车步行进场,我看着马车,就地躺倒等待接应(夜里趴在地上看得远)。没多大一会,就看总场方向有两拨人分两路向我这跑来,我便站了起来,以便他们看到我。否则草原那么大他们哪能准确定位啊(看马是不行的,因总场外到处都有绊着的马在吃草)!会到一块后,谁都没说话,跳上车,我赶着车一溜奔子跑出一段路后让马慢走,问道:怎么分两路了?笑答:想吓吓你,让你以为是包抄抓你呢。我说:你们这不是自断退路吗?我要跑了,你们走回去?假机智!再说了,就你们那样,我一百里地外都能认出来,骗谁呢!一车人哈哈大笑。我问,战果如何啊?小真说:不错。鸡窝有两层,摸完上层摸下层,怎么是猪,那家伙动静大,只好算了。大伙笑道:你聪明。


        走到半道天上稀稀拉拉地飘起了雪花,出来时忘戴帽子了,脱下毛背心包上头。再走一会,路边看到几匹坝前去东乌盐池拉盐车的大车马。他们的马特好认,都是用双腿马绊绊着的,草原上的马用的都是三腿绊。坝前人老是破坏草场,什么搂草啊,挖坑的,草原上的人没有不讨厌他们的。报复的机会来了,我们上前解下马绊,把马轰的远远的好让坝前的车老板们明早找不到马。看到那些马跑的没了踪影我们才心满意足地上车回包。一晚上干两件事,很有成就感。


        回到包里,小真勤快,一人包了拔鸡毛的活。想给他烧水,他不要。干拔,拔的是干干净净,我至今都佩服不已。一致决定,明天请西山的人一起来吃鸡,条件是让他们到白音宝力格买酱油膏和吃的。


        咱不会做饭,就又揽了个跑腿的活上西山请人去了。现在已记不清西山都有谁了,一夫是肯定有的。仅记得我进了西山的小屋就像大爷似的上炕躺下了,说:请你们吃鸡,但你们必须上白音宝力格买酱油膏,顺便再弄点什么吃的。那边说:怎么请吃饭还有条件啊?我笑着说:赶紧的吧。否则我们改炖汤喝,不用酱油了,那可就没你们什么事了。有鸡吃的诱惑是巨大的,这边斗着嘴,那边已有人备马上鞍,一溜烟地上白音宝力格了。


        再往后的事我都记不得了。不知怎么搞得,干活的事记住了,享受美味鸡肉的事却一点也没记住。乃东可能说对了:那鸡做的不怎么样。对不起我们为此付出的努力。


        如今我早已成人父,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担,饱偿生活的艰辛后回首这30多年前的往事,实感内疚。可以体会到年轻时的荒唐给那家养鸡人所造成的伤害。我至今也不知那家人是谁?不知他或他的后人能否看到这篇文章,如果看到了,请他们接受我们深深的歉意。夏天我们会再去草原,届时请一定让我们知道,给我们一个补偿的机会。


远看夏勒哈达

 

在公路上看夏勒哈达

 

聚会的蒙古包

 

60迫击炮

来自:北京

等级:15级

注册:2003-10-2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2:22:37 只看该用户 1楼

柴门帽在世时

罗布泊一天到晚核试验
新疆军区的每次回京探亲归队时一定带固体酱油回去
杨勇司令员家都不例外
新疆军区的行话叫
今冬的冬菜又没着落了
每有核爆
新疆的菜就不能吃了
其实核尘埃随西风也能吹到北京
这就是为嘛每有核爆
日本就能搜集到从中国飘来的核尘埃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3:07:18 只看该用户 2楼

赤脚医生肯定是故意要看热闹的吧,怎会不知习俗?[偷笑]

来自我的Android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3:25:41 只看该用户 3楼

柴狐妞 发表于 2017-01-11 13:07:18

赤脚医生肯定是故意要看热闹的吧,怎会不知习俗?

来自我的Android

赤脚医生也是知青,现在在澳大利亚行医。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3:33:29 只看该用户 4楼

60迫击炮 发表于 2017-01-11 12:22:37

柴门帽在世时

罗布泊一天到晚核试验
新疆军区的每次回京探亲归队时一定带固体酱油回去
杨勇司令员家都不例外
新疆军区的行话叫
今冬的冬菜又没着落了
每有核爆
新疆的菜就不能吃了
其实核尘埃随西风也能吹到北京
这就是为嘛每有核爆
日本就能搜集到从中国飘来的核尘埃

我的表姐在玉门镇,建设兵团的。我出差路过那里去看她,说起当年核爆的事。他们那自那以后生下的孩子多数有病,最常见的是白血病。我表姐怀孕接连流产,后来医生让她怀孕就回天津保胎,才生下来了。但是孩子身体一直不结实。

等我去看她的时候,已经不准喝地表水了,全打深井。但是庄稼不一定喝井水。每次一通知存柴米油盐菜,不准出门,他们就知道要干什么了。随后要刮一阵黄风。然后过几天才放人出门出工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3:43:04 只看该用户 5楼

骑马还挺危险的啊

来自我的Android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3:49:48 只看该用户 6楼

看着那阵子的日子也挺快乐的呢

来自我的Android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4:55:14 只看该用户 7楼

柴狐妞 发表于 2017-01-11 13:49:48

看着那阵子的日子也挺快乐的呢

来自我的Android

苦中作乐吧。年轻时想得少,后来又招工招生的,就不一样了。

文中提到的小真,在牧场呆了10多年。每次牧场聚会,他都会喝的大醉。当年一定吃了不少苦,但他不说。等以后我发他写的帖子,也还是写快乐的事情多

雪舞长空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2级

注册:2012-01-18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5:19:43 只看该用户 8楼

那代人真是抬手就是故事。太吸引人了。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5:20:44 只看该用户 9楼

恩,就是这个意思,看过很多都是挺伤感的

来自我的Android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5:22:57 只看该用户 10楼

回复8楼:老三届的多是人才啊

来自我的Android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5:48:54 只看该用户 11楼

雪舞长空 发表于 2017-01-11 15:19:43

那代人真是抬手就是故事。太吸引人了。

能有人喜欢看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我们这代人,已经开始退出年轻人的视野了。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5:51:34 只看该用户 12楼

柴狐妞 发表于 2017-01-11 15:22:57

回复8楼:老三届的多是人才啊

来自我的Android

如果时代正常,成为正常人才的会多些。非正常年代,就会出一批非正常的人才

柴狐妞

来自:保密

等级:18级

注册:2007-02-21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6:07:14 只看该用户 13楼

我到觉得如果没那么多磨练也许作普通人的机会多些[大笑]

来自我的Android

xth

来自:北京

等级:4级

注册:2014-08-03

关注:发消息 送礼物

发表于:2017-01-11 16:15:19 只看该用户 14楼

柴狐妞 发表于 2017-01-11 16:07:14

我到觉得如果没那么多磨练也许作普通人的机会多些

来自我的Android

不是文革,整个社会会按部就班的前进。去世的那几个也不会一生那么坎坷。现在么,用孔夫子的话就是逝者如斯夫。都过去了。但愿以后社会不要出现这么大的动荡。

下一页>>
到第
  默认经典版
0/1000

汽车与武器装备 > 乌珠穆沁烙印之二---夏勒哈达演义

26/点8915